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魔王与冒险者】(09)【作者:忧伤克劳德】
【魔王与冒险者】(09)【作者:忧伤克劳德】
字数:110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09、共姬会之影(中)(BAD END)

  兰德死亡三十六天后,傍晚法尔特帝国,康诺特公爵领,阿斯卡特拉城公爵府邸。

  夕阳西沉,晚霞透过窗户照射进女公爵的卧室里。房间中央摆放着一张巨大的床,足以容纳下七八人。此刻,女公爵卡特琳娜正和女骑士露克蕾西娅一起躺在床上。褪下了华丽的长裙与厚重的铠甲,只穿着性感内衣的两人正在互相亲热着。

  「啊,可怜的露克蕾西娅,你心爱的克劳迪娅已经完全被『剑舞者』塞西莉亚给迷住了呢。」女公爵趴在女骑士的身上,双手抚上她胸前饱满的双峰,轻轻地抓握着。

  「呀——公爵大人!」女骑士发出了一声惊呼,然后面色通红地低声说道:「其实,达芬奇大师现在在对那个异国的女人出手,这件事情,也让大人很不满吧。」

  「很是呀!既然她们已经都出轨了,那我们两个可怜的女人就只能用偷情的方式报复了。」女公爵的左手悄悄地绕到对方的身后,轻轻一挑,便熟练地解开了女骑士的内衣;她的右手则继续在对方的胸口爱抚着。

  「偷,偷情?这是不对的,呀——!」露克蕾西娅刚想反驳,女公爵在她胸口的右手便坏心眼地加了一点力道,刚好能弄疼她。于是,她只得将自己的脸歪向一旁:「人家才没有在吃醋呢。」

  「真的没有吗?嗯?」说完,女公爵便将对方身上已经被自己解开的内衣一把扯了下来,丢到一旁,然后郑重地捧住暴露出来的乳峰,张嘴含了上去。
  「好吧,有一点点……呀——!」女骑士显然对女公爵的突袭猝不及防,等到乳首陷落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内衣已经被扒下来了。她的身体反弓成一个诱人的弧度,雪白的半球体在女公爵的手中任意地变形着,白腻的乳肉从指缝间漏出来,而粉色的顶端却消失在对方的红唇之中。女骑士的雪白的双腿不安地摆动着,时而夹紧,时而敞开。就在这时,她感觉到女公爵的右手正在从自己的胸口沿着小腹一路向下摸索着。

  「露克蕾西娅今天特别兴奋呢,是因为有特别观众的缘故吗?」女公爵一边继续在下属的耳畔出言调笑,一边在对方的花丛中找到那颗挺立起来的小红豆,食指与拇指一齐轻轻地刺激她。

  「不,不要看——!」女骑士似乎此时才反应过来,卧室里还有别人。被羞耻心淹没的她迅速地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只是,随着高潮的来临,她的双腿顿时蹦得紧紧的,清澈的泉水从她的身下流淌了出来。

  「无耻——下流——色,色情——。」循着责骂的声音看去,只见一名身材高大的女性,此刻正被一根从屋顶上悬挂下来的锁链捆住手腕,以双臂上举的姿势吊在卧室里。女子赤裸的双足勉强能够到华贵的羊毛地毯,这个姿势显然令她极不舒服。原本的战甲已经被人除去,女子的身上只余勉强遮羞的豹纹内衣。小麦色的皮肤、健壮的肌肉,毫无保留地映入床上两女的眼睛中。

  没错,被关押在卧室里的这名女子,正是『炽炎骑士团』的一员悍将——野蛮人女战士卡拉。失去武器、身陷囹圄、脸上还泛起了两坨害羞的红色,此时的卡拉完全没有平日里给人的那种压迫感,反而还有几分——可爱?

  「省点力气吧,你可是姐姐大人的猎物哦。在她许可之前,我们是不能碰你的。」女公爵一边回头朝卡拉抛了一个媚眼,一边用自己右手在女骑士的下身轻轻一抹,勾起一道银丝,然后送到女骑士的嘴边。女骑士立刻张开小口,动情地吮吸着女公爵的食指。

  「不要脸!居然对同为女性的下属做这种不知羞耻的事情!」卡拉继续义愤填膺地斥责对方在自己眼前『秀恩爱』的行为。

  「哎?弥赛拉没有对你做过这种事情吗?莫非,你还是处女吗?」

  「弥赛拉小姐才不会……」说到一半,卡拉的脑海中顿时浮现出弥赛拉的美丽面容。她下意识地联想到团长对自己做出刚才看到的『不知羞耻』的事情的场景,不由得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口水。

  「啊啦,你果然也在期待这种事情啊!」不知何时,女公爵已经起身,来到了卡拉的面前,直直地盯着卡拉那已经涨的通红的面孔。就在她打算向对方伸手揩油的时候,开门声响了起来。

  「真是不乖呢,居然对我的小狗狗出手了。要是我来晚了一步,恐怕就要被你吃干抹净了吧!」卡拉循声向门口的方向转头,顿时,一缕飘扬的紫色长发映入了她的眼帘。卡拉立刻就意识到来者正是之前生擒自己的女商人梅尔特。
  只见她缓缓解开黑色连衣裙上的纽扣,露出她雪白的身躯。和外面端庄长裙的风格完全不同,梅尔特的黑色胸衣是用透明的材料搭配蕾丝做成的,款式非常的性感;而她的内裤更是相当大胆(前卫)的C型胖次,仅仅能覆盖她的秘处,诱人遐想!强烈的反差感营造出一种异常淫靡的氛围,带给卡拉的冲击力甚至比全裸的效果还要强烈。

  「嘴上说着不要,可是你的眼神早就已经出卖你了哦。」发现卡拉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内衣,甚至还下意识地咽口水,梅尔特情不自禁地出言调笑道。接着,还不等卡拉傲娇地反驳,她用力拉了拉手中的一根链条,回头向身后说道:「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卡拉朝着链条的另一端看去,不由得惊呼一声:「雪涟!」

  只见异国的女道士此刻正手脚并用地在地毯上爬行着,链条的一端正连着她脖子上的一根项圈。虽然道服还穿在她的身上,可胸前的部分被彻底地撕开,使得她的大片肌肤裸露在外。

  梅尔特突然拉动链条的举动使得女道士不由得嘤咛一身摔倒在地。只是,她很快又爬了起来,战战兢兢地趴回梅尔特的脚边,一副生怕受罚的模样。少女的手腕和脚踝上有被捆绑过的勒痕,从衣襟的开口处也能看见她的乳房上有一对掌印,下身的花瓣也已经变得红肿,显然女道士已经被彻底地蹂躏了一番。

  「你竟敢——!」目睹朝夕相处的战友的悲惨境遇,卡拉不由得怒火中烧。
  「呵呵,别那么生气呀!我可是从帝国的那些臭男人手里保护了你们哦。」
  梅尔特一边说,一边走到房间里的一张宽大的沙发前,坐了下来:「至于小雪身上的这些痕迹嘛,那都是爱的证明哦。大家都在爱着我,所以会把自己的身心都奉献给我呢。」说着,她俯下身,用手摸了摸雪涟的头发;然后又转头看向女公爵和女骑士,露出一个妩媚的微笑。

  「是的,我们是梅尔特姐姐大人的奴隶!」突然,女公爵卡特琳娜的脸上流露出谄媚的表情,她一头扑进梅尔特的怀里,双手紧紧地抱住女商人的纤腰。这幅刻意讨好的模样与之前威严满满的形象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只要是姐姐大人的愿望,不管是什么事情,我都会去做的!」另一边,悠悠醒转的女骑士——露克蕾西娅也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然后从另一侧抱住了梅尔特。

  「啊——梅尔特大人!」

  「姐姐大人——。」

  ……

  两位位高权重的女性一下子卸下了平日里的伪装,一边向梅尔特诉说着浓浓的爱恋,一边竭力地扭动自己的腰肢。她们的样子,就像是在恳求主人疼爱的小狗狗一样。

  「这,这是何等的堕落,是坏文明!」从未接触过同性之间的多角爱情的卡拉显然三观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她一边奋力晃动自己的身体,想要摆脱束缚,一边用自己的语言谴责对方。

  「别担心,很快,你就会成为我的『共姬会』的一员,就好像她们一样。」
  梅尔特把左手的食指竖在自己的嘴唇前面,做出一个噤声的姿势。顿时,女公爵和女骑士都安分了下来,乖巧地躺在她的怀里。

  「别开玩笑了!我是绝对不会和你同流合污的!」

  「是吗?那我就证明给你看好了。」梅尔特先是眨了一下左眼,然后右手攥紧链条,轻轻一提便将四肢着地的雪涟从地板上拉了起来:「好好看着小雪是怎么变成我的小狗狗的哦。」

  雪涟闻言,立刻感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看着梅尔特的脸庞在自己的视野中不断变大,她的红唇一步步向自己逼近,马上就下意识地躲闪起来:「我,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哦?是吗?」梅尔特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一副喜出望外的表情:「那不是更好吗?那个男人是谁?我现在就要NTR他了哦。」

  「她……她是个女生,名字叫神代静流,是我的青梅竹马……」雪涟的心中非常抗拒,但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原来也是女孩呀!喔……现在,看着我的眼睛,放松自己的身心。很快,那个叫静流的女孩也会来这里和你团聚的。」梅尔特的双手抚上雪涟的脸颊,强迫少女看向自己,同时用自己的嘴唇吻了上去,接着,她的眼睛里泛起一道金色的光芒。

  「唔……我,我是梅尔特姐姐大人最最忠实的奴隶。」在看到那道光芒后,雪涟立刻停止了抵抗,眼神也变得顺从起来。

  「真的吗?」梅尔特一边露出坏心眼的笑容,一边松开了握住链条的右手。
  「不,不要!求求你,不要丢弃我啊!我会乖乖听话的!」雪涟赶忙捡起链条,重新放回梅尔特的手中;然后伏下身,抱住女商人的小腿,用自己的脸颊在上面摩挲着。

  「嘛,小雪要当我的小狗狗也不是不可以啦!」

  「非常感谢!从今以后我就是姐姐大人的小狗狗了!请主人怜惜我。」当雪涟抬起头的时候,她看向梅尔特的眼睛里已经只剩下满满的眷恋了。

  「是心灵法术!你……你支配了雪涟!还有其他人!」卡拉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

  「没错哦!只要是可爱的女孩子,就逃不出我的掌心呢。你们一个个都会臣服于我,而我则会保障你们远离那些好色的臭男人。」梅尔特向卡拉展颜一笑,语气中充满了自豪。

  「别开玩笑了!你只是在玩弄她们的心罢了!」

  「接下来,就轮到你被『玩弄』了哦。」梅尔特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呵呵,居然连我这种丑女人也不放过。你可真是饥不择食啊!」卡拉自嘲地摇了摇头。

  「『丑』?」梅尔特伸出左手捂住自己的脸,摆出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有多么迷人?」

  她推开身旁的几位女性,从沙发上站起身,走到卡拉的面前,细细地打量着眼前的野蛮人少女。由于巨大的身高差,即使穿着高跟鞋,梅尔特依旧不得不仰视卡拉:「你的身高和样貌,完全有资格成为帝都一流的模特。」

  接着,梅尔特伸出手抚摸卡拉锻炼得极佳的几块腹肌:「多么健康的肤色,我的收藏中还没有像你这样的女性。如此健硕的躯体,真的让人有一种安心的感觉。不过——」她马上话锋一转:「果然还是推倒你这样强大的女性的那个瞬间的征服感才是最棒的!」

  「我不会让你得逞的!」看到梅尔特那副像是要把自己吃干抹净的『可怕』眼神后,卡拉马上就明白自己必须逃跑,否则就会和雪涟一样沦为奴隶:「区区一副铁链,休想困住我!」她双手用力,想要挣脱束缚。

  只是,她很快就发现自己平日里引以为豪的怪力不见了:「怎么可能……」
  「毕竟是一头强壮的雌狮呢。我怎么可能不采取预防措施就把你和我的小可爱们放在一起呢?」梅尔特抓住卡拉的下巴,然后踮起了脚尖吻上她的嘴唇。同时,女商人的另一只手在卡拉的身上游走,抚摸着一道道自己在之前的战斗中用高跟鞋留下的痕迹。

  接吻结束后,梅尔特接着说道:「卡拉的身体恢复能力真是惊人呢,不仅之前留下的伤口已经全部愈合了,而且没有留下伤疤。不过呢,我在之前的战斗中已经把我的蜜汁(毒素)注入你的身体了。你的力量已经被我吸收了一大半,自然就逃不开锁链啦!」

  「你知道吗?我第一眼看见弥赛拉的『炽炎骑士团』的时候,就发誓要让你们所有人全部加入我的后宫。弥赛拉当然是第一名,不过,你可是第二名哦。」
  梅尔特的手掌抚上卡拉胸前的那对丰满的果实,然后一路向上搂住了她的脖颈。

  顿时,从未被人抚摸过身体的卡拉紧张得寒毛直竖。

  当梅尔特握住卡拉的下巴,强迫她看向自己的眼睛时,卡拉眼中流露出『视死如归』的神情道:「如果你想要使用心灵法术来玩弄我的意志,那就请便吧!但是,我的灵魂是绝对不会屈服的!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打败你,救出我的朋友们!」

  梅尔特闻言,神色一僵。不过她很快就缓和了过来:「这可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啊!」说完,她朝女公爵卡特琳娜摊开掌心,而后者马上心领神会地将一根皮鞭塞入她的手中。

  「啪——!」梅尔特的皮鞭落在了卡拉的胸口上,但这一击,还打断了内衣的肩带,使得女战士丰满的胸部暴露了出来。

  「呜——。」虽然咬紧了牙关,卡拉的嘴中还是流泻出痛苦的呻吟。

  「呵呵呵……这不是发出很可爱的声音了吗?」说完,梅尔特走到卡拉的背后,朝着她的臀部挥动手中的皮鞭。伴随着裂帛声的传来,卡拉浑圆的臀部也裸露出来。

  「……」这一回,卡拉努力地把呻吟声憋在自己的喉咙里。

  「哦?居然能强行忍耐住了?真是值得夸奖呢。既然痛楚不能使你折服,那么——」梅尔特回到卡拉面前,脸上带着令卡拉感到不安的笑容说道:「就让你尝尝这一招吧!」梅尔特的皮鞭落在了卡拉的小腹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红印。
  「咿呀——。」这一次,卡拉发出了完全不一样的呻吟声,被皮鞭抽打的地方,本应该传递痛楚的,却被不知名的力量转化成一种麻酥酥的感觉,一种卡拉从来没有接触过的感觉。

  随着皮鞭一下下地击打在卡拉身上,这种异样的快感也一点点地沿着卡拉的背脊爬了上来。与此同时,恐惧感也在一点一点地蚕食着卡拉的内心。她开始害怕,害怕自己会在这股异样的快感中沉溺,变得越来越不像是自己。

  皮鞭的挥舞忽然停了下来,卡拉不由得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她身上仅存的内衣早已残破不堪,肌肤上布满了皮鞭留下的痕迹,却又恰到好处地没有留下不能恢复的创伤。皮鞭的鞭鞘抵在卡拉的脸颊上,迫使她看向梅尔特:「如何?刚才你感觉很舒服吧?」

  「舒……舒服什么的,才没有!」面色通红的卡拉用颤抖的声音进行反驳。
  「是吗?」梅尔特的手攀上了卡拉那对饱满的胸部,一把将上面挂着的早已不能遮蔽身体的内衣扯了下来,登时,深褐色的胸部弹跳了出来。在上下晃动的滚圆乳房上,早已充血挺立的一抹粉色分外醒目:「那么,我就问问不会说谎的她们好啦!」说着,她便熟练地揉捏起那一对饱满的果实。

  「快……快住手……呀——别,别碰那里!」卡拉的声音第一次有了恐慌。
  「呵呵……真是好色的身体呢,都已经胀成这样了。」女商人揶揄道。
  「呜……姐姐大人偏心,居然只玩弄那个野女人!」女公爵气鼓鼓的声音传了过来。

  「真棒呢!被姐姐大人弄得这么舒服……我也好想被姐姐大人宠爱啊!」女骑士也吃醋了。

  「不,不要看我啊!」感受到屋内众人的视线全部集中到了自己的身上,卡拉更加慌乱了。明明在被仇敌摧残,却反而感到快感这种羞耻的事情,甚至还被其他人发现,这使她恨不得马上去死:「这,这种感觉……一定是你操纵了我的感觉!我才……才会变成这样的!」

  「是呀!」女商人笑眯眯地点了点头:「一开始我确实操纵了一下,但是后来,你的身体已经自己记住了这种快感。当我停止操控以后,你还是觉得很幸福呢。现在,你已经是离开我的皮鞭就已经活不下去的女人啦!」

  「不可能!我,我是不会向坏文明屈服的!」

  「哈哈,真是一个傻女人呢!我当初也对姐姐大人说过相似的话,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怀念呢!」女公爵说出了惊人的话语。

  「没错呢!我当初也是一个小傻瓜,居然作了那么久的无谓挣扎……虽然姐姐大人很享受我屈服的过程就是了。」女骑士也赞同的点了点头。

  「笨蛋!你们都被那个坏女人控制了,快醒醒啊!」卡拉大声呐喊,试图唤醒二女的自由意志。同时也是在告诫自己,一旦屈服,眼前的几个女性就是未来的自己。

  然而,不仅是她们,就连一旁的雪涟也在用嘲笑的眼神看着自己。

  「那么,就让我来拜会一下你的秘密花园吧!」梅尔特的手掌顺着卡拉的娇躯一路下行,划过她的小腹,探入她那条残破的内裤。

  「不要!快,快点拿开呀!嗯——咿呀!」

  女商人的手指在那条狭窄的缝隙间轻轻地一勾,湿哒哒的水声马上就传了出来:「呵呵……这么快就湿了呢,果然是个淫荡的坏女孩呢!」

  「不是的……我,我不知道……呀啊啊啊——。」卡拉刚想反驳,女商人的手指稍一挑动,马上就颤抖地说不出话来。

  梅尔特的脸上浮现出愉悦的笑容,从女战士的身上缓缓抽出手指。临走之前还不忘记在她最最敏感的凸起处捏了一下。就在卡拉因为剧烈的快感而失神的刹那,两根濡湿的手指出现在她的眼前。随着指尖缓缓地分开,一根醒目的银丝被拉了出来。

  「唔……」面色通红、大汗淋漓的卡拉已经羞得说不出话来了。

  「被自己的胸部挡住视线,你这个角度应该还没有发现吧。」梅尔特贴近卡拉的耳朵,说出让她无地自容的话语:「我们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哟,你那里的形状已经被蜜汁彻底显露出来啦!」

  「什——」卡拉闻言,马上下意识地想要夹紧自己的双腿。

  「反正已经遮不住了,不如就让我脱掉吧!」梅尔特的话语,让身边的几个女孩的脸上都浮现出了满含恶意的笑容。

  「不,不行……唯独这个不行,呀!」就在卡拉求饶的瞬间,梅尔特一下子就把湿透了的内裤给撕了下来。

  「……」梅尔特沉默了一秒,然后展露出更加兴奋的表情:「这可真是,真是奇特的『发型』呢。」

  「不,不要看!呀啊啊啊啊——」

  「这,这是自己剃掉的吗?」女骑士歪了歪头,露出OvO的表情。

  「要说是剃掉的,未免也太干净了吧!难道说——她从一开始就没有长出来吗?」女公爵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什么嘛……明明乳量那么大,结果下半身完全就是幼女嘛!」雪涟的语气中似乎有着某种异样的——优越感?

  「够了!你们杀了我吧!不要再戏弄我了!」卡拉突然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咆哮,然后缓缓地低下了头:「已经……已经不行了……」

  「你在说什么呀!你可是我的后宫成员,怎么可以死掉呢?」说完,梅尔特在卡拉的脸上亲了一口。

  「说起来,马上就是烟火表演的时候了。姐姐大人,您意下如何?」女公爵突然出言提醒。

  「听说,边洲商人送来的烟火很美丽呢。那么,我们就一起去观赏吧!」说着,梅尔特就推开房门,来到露台之上。

  此刻,太阳早已下山,夜色笼罩着整座庄园,露台的正下方是一片大花园,女仆们此刻正在其间穿梭,点亮了一座座灯台,突然,一朵绚烂的烟花在空中绽放,女仆们纷纷停下手中的工作,抬头驻足观看起来。

  「真是美丽呢。」女商人感慨一句,然后产生了一个崭新的想法:「卡拉酱孤零零地待在房间里面也太可怜了,把她放下来吧!」几女闻言,马上就打开了锁链。

  刚一解开束缚,卡拉立刻就双腿一软,瘫倒在了地上。娇小的梅尔特轻轻一提,便把比她高出一头不止的卡拉拽了起来。

  「等,等等……让我穿上衣服啊!」

  「就让大家一起欣赏一下月下美人吧!」

  「你……你疯了吗?」卡拉想要挣扎,却被女公爵和女骑士联手把双臂按在背后。接着,雪涟拿出一副镣铐,将她的双手牢牢地锁住。

  「雪,雪涟,你在干什么!」对于昔日战友的助纣为虐的行为,卡拉感到很绝望。

  「卡拉的身材好棒,人家也想要多看几眼呢!」说完,雪涟的双手开始在卡拉的肌肤上色情地游走起来。

  「不要啊……」在卡拉的悲鸣中,她被推到了露台上。双手被锁住的她连遮蔽自己的身躯也做不到了。

  「与其被这样羞辱,不如杀了我吧!」卡拉彻底自暴自弃了。

  「安心吧!这座庄园里面只有女孩子哦!而且,你这么美丽的肉体,藏起来也太可惜了。就让大家一起鉴赏一下吧!」说完,她就把卡拉按倒在露台的护栏上,上半身甚至暴露在外面。卡拉马上就冷汗直流地闭紧嘴巴。

  「求求你们,千万不要看我啊!」看见下方花园里面的女仆们的身影,卡拉在心中祈祷着。只是,她的愿望马上就落空了……

  「看,是姐姐大人!」一个女仆回过头,马上就发现了站在露台之上的梅尔特一行人。

  「!」卡拉挣扎着想要缩回自己的身体,却被梅尔特死死地压住。

  「哎,那个女人是谁?该不会没穿衣服吧!」很快,更多的女仆纷纷回头,朝着卡拉指指点点。

  「全部……被看见了……嫁不出去了……」绝望彻底吞噬了卡拉,思维也在这一刻停止了运转,她的眼眶里面噙满了泪水。

  「感觉怎么样呀?」然而,梅尔特依旧没有放过她的意思,女商人的手指突然刺入卡拉的双腿之间。

  「唔啊——」前所未有的快感淹没了卡拉,虽然心中依然还有排斥的想法,但身体却完全不听使唤。她情不自禁的抬起腰,迎合体内的手指:「呜呜……住手……不要,不能再去了……」泪水夺眶而出,卡拉只能任凭梅尔特的摆布。
  「向我发誓!乖乖听我的话,我就放过你哦……」梅尔特一边手指不停地活动中,一边在卡拉的耳畔蛊惑着。

  「呜呜……已经……不行了……我,我会乖乖听话的。」卡拉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嘴角流淌着不成体统的口水,脸颊被汗水打湿,粘住了自己的一头早已散乱的头发。眼下这幅低眉顺眼,婉转哀求的模样,已经看不出昔日强大的女战士的影子。

  「真是乖女孩呢,好啦,你可以去了哦……」梅尔特的嘴角微微上翘,一副奸计得逞的表情。她伸出左手,一把捏住卡拉的乳尖;同时伸进女战士体内的右手手指刺得更深,搅动卡拉的蜜壶。

  「噫?不——啊,哈啊,呀啊啊啊啊——」卡拉的身体绷得笔直,闪光的液体从身下流出,溅湿了梅尔特的手指,然后流淌到地毯上。之后,卡拉的身躯剧烈地痉挛着,瘫倒在梅尔特的怀里。随着她的呼吸逐渐平稳,卡拉陷入了沉睡,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了自己的过去……

  卡拉是来自野蛮人平原的死马部落的狂战士,也是部落酋长——『火人』约书亚的女儿。死马部落定居在死马角一带,虔诚地信奉火元素女王——卡曙丝,与他们位于锡安峡谷的邻居悲痛部落世代交好。

  三年前,来自大盐湖一带的白腿部落,在攻陷了帝国位于野蛮人平原上的飞地——迦南城后,开始入侵锡安峡谷。在接到悲痛部落的求援信后,卡拉跟随着自己的父亲来到锡安。正是在这里,她第一次见到了自己日后发誓要终生追随的人——红鹿公女弥赛拉。

  为了恢复帝国通往东方的商路,也为了对敢于向帝国公民出手的白腿部落杀鸡儆猴,弥赛拉率领主力部队『明焰』骑士团以及自己的私人卫队『炽炎』骑士团来到了锡安。当死马部落与悲痛部落的战士与白腿部落在三玛丽峰上激战时,弥赛拉率领龙骑士们从空中突袭了白腿部落的大本营,从天而降的沥青与火把将整个营地付之一炬。

  帝国军的到来瞬间扭转了战局,而白腿部落的野蛮人们也在突如其来的打击下士气崩溃。之后,骑乘着双足飞龙的弥赛拉使用锁链枪从天而降,于乱军之中斩杀了白腿部落的酋长——伤口撒盐。此役过后,白腿部落大部被消灭,幸存者也被帝国军俘虏,充作奴隶。从此,白腿部落不复存在。

  不久后,帝国人在迦南城的废墟上完成了重建,恢复了原本的商站,打通了通往东方的道路,原本对帝国边境蠢蠢欲动的其他部落在目睹了白腿部落的结局后不得不再次向帝国臣服。

  在见证了神兵天降的弥赛拉和她的『地狱业火』后,卡拉在心中认定弥赛拉就是女神的使者。于是,她决定终生追随弥赛拉。在她向弥赛拉展露心迹以后,红鹿公女同意带她回国。于是,卡拉顺利地加入了『炽炎』骑士团,也以转校生的身份来到帝都学园就读。

  来到帝国的卡拉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这里的一切都与自己过去生活的地方完全不一样。在弥赛拉的指引下,卡拉看到了一个强大的帝国,也学到了一个新词语——『文明』。她醉心于学习帝国的政治制度、文化艺术、科学技术还有风俗习惯,打算用『文明』来改善自己故乡同胞的生活。

  然而,当弥赛拉挺身而出对抗帝国的黑暗面时,卡拉也第一次明白『文明』并不像自己想象得那么美好,『文明』也有好有坏。在与腐朽的贵族、堕落的教士还有贪婪的商人的斗争之中,身为女神的使者的弥赛拉一直战无不胜,直到不久之前……

  想到如今依旧身陷囹圄的弥赛拉,卡拉悠悠醒转。她睁开眼睛,看见了一个陌生的天花板。她爬起身,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舒适的大床上。

  「原来卡拉酱是这么认识弥赛拉的呀!」卡拉回过头,发现梅尔特就躺在自己的枕边,笑嘻嘻地看着自己。

  「你刚才偷看了我的记忆?」

  「是呀!」女商人很坦然地承认了。

  「你竟敢……额啊啊——」卡拉刚想出言教训教训对方,忽然感到头部一阵剧痛。

  「很难过吧!」梅尔特伸出双手抚上卡拉的脸颊,然后在她耳边低语:「现在,卡拉酱已经无法违背我了哦。」

  「什——」卡拉想要开口,却被更加剧烈的疼痛打断。

  「毕竟,卡拉酱已经和我签下契约,发誓『乖乖听我的话』呢!要是违反契约,就会像这样啦!」

  「我,我不会……向你……额啊啊啊!」

  「唉——」梅尔特摇了摇头:「你这样折磨自己,我可是会心疼的呢。」
  「休……休想骗我……」

  「我本来想要告诉你,我要带你去库拉弥营救弥赛拉了哦!」

  「真的吗?」听见弥赛拉的名字,卡拉的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

  「当然是真的啦!全世界所有可爱的女孩子都是属于本小姐的!」梅尔特骄傲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帝国第一美女当然也不例外啦!只不过……」说到这里,梅尔特意有所指地看向卡拉。

  「只要……只要我从此臣服于你,是吗?」

  「总比落入帝国的坏男人手中要强,不是吗?而且,救出弥赛拉以后,你就是背着我和她偷情,我也不会在意的哦。」

  「偷……偷情?」想到弥赛拉的俏脸,卡拉不由得面色一红。她摇摇头,把这个有些背德却又非常刺激的想法赶走,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只要你能救出弥赛拉,我愿意做你的奴隶……」

  「不是奴隶,是恋人哦……」梅尔特的脸庞在卡拉的眼中逐渐变大。

  「也许,你是『好文明』也说不定呢。」放弃抵抗的卡拉被梅尔特压在床上的时候这样想到。只是,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小腹上,一个爱心形状的魔力纹路正在缓缓成型。这个图案将会逐渐改变她的体质,最终,她将变成离开梅尔特就活不下去的女人。

  一夜旖旎……

  ……

  教宗国,圣都大教堂,露台。

  此刻,教宗萝拉依旧在不紧不慢地品尝着红茶。

  一身纯白色的执事服的『太阳骑士』瑞格蕾尔依旧恭恭敬敬地站在萝拉的身后,向她出言提醒:「陛下,时间不早了,该启动冠位时间神殿了。」

  「百合是好文明!」萝拉突然双手托腮,满脸花痴地说道。

  「可是,那些女孩子都是被梅尔特扭曲了心智才……」瑞格蕾尔还未说完,就被打断了。

  「不,不是的哦……那些女孩子本来就是弯的,只不过是被梅尔特推了一把而已。」

  「就算这样,使用皮鞭还有之后的露出……露出PLAY什么的,也太过火了吧。」

  「说的是呢。不过,等夏洛特酱回来,要不要学着对她试试看呢?」

  「夏洛特骑士是男孩子,不是『她』……」瑞格蕾尔刚想纠正,却看见萝拉身旁泛起的黑雾,立刻知趣地闭上嘴巴。

  「夏洛特酱的性别就是夏洛特,可不是什么男孩子哦……」萝拉眯起眼睛,露出了非常『亲切』的笑容。

  「是,属下失言了……」瑞格蕾尔深深地鞠了一躬。

  「已经有两个女孩子沦陷了呢……还差最后一个。」萝拉缓缓地睁开眼睛:「可不要让我这个抖S系的前辈失望哦。」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