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中学生》のころ 气味系】【作者:千城醉歌】
【《中学生》のころ 气味系】【作者:千城醉歌】
字数:12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回想着这十年间的前半段,有股时间过得好快的感觉啊。

  不知不觉中就从小学毕业,进入到了国中。然后时间又再度的流逝,彷彿是一瞬间的事般。

  国中毕业,春天再度到来。就连自己都没意识到现在已是这样的年龄。
  小学时每天都会跟着住在隔壁的若菜一起上学。

  不过到了国中后,开始逐渐对这事感到害羞。

  所以不知从哪天开始,不再去对方家门前等待一起去学校了。说是这么说,但是就读同所学校、走在同样的路上,要遇不到反而也怪吧。

  那天我也像往常一样,打着哈欠一个人先往学校的方向走去。不久之后才听见跑步声从后方传来。

  「圭……君!」

  砰通。

  那是我的心跳用力一跳的声音。是那个年轻气盛时期常有的,亲春期的爱恋心情……才怪呢。那股心里的悸动,是生物本能在感受到「恐惧」来袭时发出的声音。

  我才正要回头时,那个声音就先响起了。

  布敷呜!!!

  我加快脚步想快点逃离。

  但是比我更快速的双臂,已经从我肩膀上方伸了过来。洁白的手掌,就在下一刻覆盖住我的脸。

  「唔!!呜咕呼呜!!!!」

  在那瞬间,脑中彷彿有甚么东西炸裂开来。

  像光芒般的东西,从脸的内侧闪闪发光。

  一股硫磺味刺穿了鼻黏膜。

  早晨的清爽完全被吹飞到九霄云外,取而代之的倦怠感支配了全身。才刚开始一天的活力就这样被臭味彻体夺去。明明不是直接闻到的,但那一瞬间意识却实硬生生的飞了。

  那股的威力,和小学时的相比简直是意料外的进化。

  是的,我的早晨常常是这样开始的。

  由若菜的屁揭开的序幕。

  「早安阿?」

  若菜笑瞇瞇地趴塌趴塌拍着制服裙还残留着气味的地方。

  「咳嗑、咳嘿!!……喂、若菜…我说你啊……」

  我对她使着白眼。「在家就算了,在外面还这么做」传递着这样的暗示。
  「没事的拉~.这条路早上不太会有人走。不过圭君叫得这么大声,搞不好还是会被别人听到呢。」

  看来我的暗示有确实的传达到了。若菜的恶趣味是「让我闻到她的屁味」。由於只让我知道,在校时的若菜都是以「非常普通的可爱女孩」的形象行动着。在如此优良形象的掩护下,难以和如此粗俗的兴趣联想在一起那也是自然的。
  所以周遭的人都不知道若菜拥有异常放屁体质的事。也就意味着,这是个专属於我们两人才知道的秘密。……「能知道这个秘密我很高兴」这样对她奉承的话语,我绝不会说的。

  「ㄟ嘿,感觉如何呀~ ?宣告美好一天的开始,若菜今天给你的第一发」
  「……感觉超棒的拉」

  我是用一脸厌恶的表情回应的。那股臭味现在还在鼻中残留着。希望到学校时味道能消散掉就好了。

  而若菜即使是受到我的讽刺也完全不以为然。她早就习惯了。对於已经近10年的青梅竹马这种程度的事当然也没什么。

  「那真是太好了~ 、要再来一发吗?」

  「别、别开玩笑了!那样的地狱臭味,一大清早你是要让我闻几发啊!」
  「是吗?作为早安的问候,那只是轻轻地放了一发而以耶。而且那还不是直接握住的握屁喔。味道应该不怎么臭吧~ ?」

  那的确是比「以往」都还强烈的味道,不过那只是比较上的问题。与常人放的相较之下,那差距是非常明显的差距。恐怕对於上了中学的若菜而言的「不怎么臭的屁」,在一般人眼中会是「超级臭的屁」还要再往上加好几成才逐以形容的味道。

  「别说蠢话了……」

  「才不是蠢话呢~.和今天早上我在被窝里放出的」醒来的第一噗~ 「相比,刚刚那发的味道还算是」很好闻「的程度哟?ㄟ嘿嘿~ 、今早的气味连我自己都觉得很猛呢~.那也许是近期以来放过最浓郁的屁了吧。嗯~ ,真想让圭君也闻闻阿!把你关在被褥里,让你尽情的吸着那股臭屁味感觉一定很棒~ !」

  「你、你就饶了我吧,会昏倒的」

  「对吧~ ,我想那个肯会是让你闻个2秒就会昏过去的气味吧?」

  「……」

  我终於无言了。那个时候我们的关系,已经是若菜的排气游戏几乎356天天天都在进行、没有休息过的情况了。在那之中让我昏过去的情形也已不算稀奇。
  「ㄟ嘿嘿,真是的圭君,干嘛一大早就露出闷闷不乐的表情呢~ ?齁拉* ,赶快到学校去吧!再慢就要迟到搂?」

  若菜一边催促着我,一边奔向学校。

  「……真拿你没法」

  如果去学校的话,那暂且会是个安全地带。

  说原因的话自然是因为若菜在校时也必须像一般人一样行动着。所以进入校园那刻,也意味着排气游戏的暂停。当时的我是这么想的。

  不过对现在的我来说,所谓「安全」的场所,学校已经不在名单内了。
  当天的课业时间平安的度过了。转眼间放学后的社团时间也接近尾声。
  当时我是属校内篮球部的成员之一。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呼应我,若菜也加入了女子篮球部。

  从以前就很喜欢运动的我,比当时的任何人都还要投入於社团时间。总是自主练习到很晚,相对的在大会比赛也留下了很不错的成绩。

  若菜则因为优异的运动神经,在3年级时是女子篮球部的主力成员。尽心投入於女子篮球的人并不多。大多都是一些为了「安排些课后活动」而入社的成员,所以算不上是多强的队伍。即便如此,成员之间的相处关系都很不错,是个气氛和谐的社团。

  今天也如同往常般的留下来练习着。直到天色暗了才开始收拾着。

  使用的用具是必须归还原位的。而其中一部分的备用品得收到体育馆外的仓库。

  我锁上了体育馆的门锁后,正要往仓库走去。

               就在那时

  「圭君!一起回去吧!」的声音从我后方传来。

  回头一看,穿着校运动服的若菜一边微笑着一边对我挥手。

  每次我自主练习到很晚的同时,若菜也跟着练习到天暗。结果,我和若菜一起回家的次数也渐渐的变多了。在我看来,她大概只是想要和我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吧。只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增加了自主练习的时间,这点还真是令我佩服。
  「阿阿,等我收拾下这个」

  「那我也一起帮忙吧!」

  就这样我们两一起朝仓库走去。

  直到那天为止──我都还认为只有学校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只要放在这就好了吧?」

  「嗯啊,放进那个箱子就好了」

  收拾完毕,我拿出放着仓库钥匙的包包。

  「那么,若菜,差不多该……」

  「等一下,圭君」

  说到要回家时,我的话被打断了。

  「怎么了?」

  「…那个阿,已经变得很想要了………」

  在夜晚的体育仓库中。

  只有我们两人的当下。

  这种情况下说出「变得很想要了」甚么的,通常是工口本中的色色剧情展开的关键。

  身为中学生的我,那样的读物多少是知道一些的。

  只不过我和若菜之间的关系,绝对不是像那样工口本般的「普通」而已。
  「……放屁甚么的?」

  我咬住下唇,听着若菜用可爱的语调说道。

  「喂、这了可是学校诶?要是被别人发现的话你也无所谓吗?」

  「被发现当然是不可以的押。基本上能闻我的屁味人只有圭君呢。基本上拉。」
  「基本上?你说基本上是甚么意思?」我追问着若菜。

              但若菜只是用了

  「ㄟ嘿,没什么啦~ 」

  乎拢我了的疑问。我简直不能想像这句话的涵义。

  「但是但是,都已经到了晚上了,除了我们以外,大家几乎都回家了吧。而且这边也没什么老师会来巡视。」

  「但是……」

  见到我始终不肯罢休,若菜稍微改变了态度。把脸撇向一侧,开始用着撒娇的语气说着,「随你便阿~ 就算圭君不要,我也会硬上的哟。毕竟阿,我已经忍到不能再忍了嘛」脸上浮现出小恶魔般的笑颜,挑逗的眼神斜视着我。

  「就算不要,我也会硬上的哟」。

  若菜这番话也意味着她已经知道我是多么的不愿意了。

  若菜的屁味是很臭的。非比寻常的臭。亲自闻过那个味道后还会说喜欢的人,我想就算找遍全世界也不会有。

  所以当然的要是若菜说想放屁了,我不论如何也会用尽全力拒绝闻到那股恶臭。

  但是当时的我和若菜的力量简直差异悬殊,有如拳击手遇上幼稚园小朋友般的差距。毕竟若菜的攻击手段是瓦斯气体。不论我再怎么逃窜,只要待在相同的空间中就无法阻止那股恶臭流入鼻中。

  另外自中学开始,若菜自己也习得了名为《地狱握屁》的新招式。如同名字所述用手握住犹如「地狱级」般的臭屁,能让闻到的对象,能在短时见内失去意识。有了这招后,若菜就算没有化学物质之类的东西,也能轻易的让我昏过去。那个握屁是若菜用少许的本气所形成的威力。那股味道如果直接贴在屁股上闻的话,绝对会让人抓狂吧。

  每天每天,我都被若菜如此戏谑着。

  随着重複次数的增加,若菜不仅在控制技术上变得越来越精湛,就连精神层面也逐渐的感到不满足。现在连只是「闻到」都变得不够。而这时我的「反抗」则成了若菜享受时最佳新佐料。她那虐待狂的取向就在初中时期几乎成长到接近完全盛开的花开程度的。

  对方受到折磨时的反抗。

  若菜从那之中得到了快感。我愈是反抗,她手段便愈是加重。

  正因如此,我放弃了对若菜的抵抗。

  我的抵抗使是白费力气而已。那只不过是助长她兴奋感的行为罢了。

  若菜在沉溺於折磨快感的当下,她的所作所为是完全无法从平时那个温柔可爱的若菜联想到的。

  好几次好几次的昏厥。好几次好几次的呕吐。直到隔天鼻中深处都还残留着鸡蛋腐败的气味。如此这般的事也都曾有过。就连由於感到太过噁心而吃不下饭的情形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所以说,罢了吧。

  抵抗甚么的,别做了。

             我总是这样说道──

  「──我知道了,我闻就是了」

  而若菜总是在听到这句话后露出像孩子般纯洁的笑容。

  对若菜而言,我的顺从总比让她来硬的更加轻松容易吧。既然她想做的话就让她做吧,反正最终我也阻止不了。

  「ㄟ嘿嘿,谢谢你圭君?」

  说完后,开始脱起运动裤来。

  「喔、喂喂………」

  「没关系啦~ 、里面有穿着布鲁马」

  在中学时,女生在裙子或运动服时里面套着布鲁马的状况是很常见的。若菜也不例外。

  「我啊,其实之前就已经想试试看在学校做了。虽然穿着制服做的情况以前就有过好几次了,不过穿着体育服做还真是第一次呢。ㄟ嘿,做这种事的时候,穿着的服装也是绝对重要的事吧~ !」

  虽然她这么说着,但是我也不知道实际上是不是如此。

  毕竟就算服装上有差异,也不会动摇即将要闻到若菜放的臭屁的事实。
  「就用这个跳箱吧!」

  那是在仓库角落沉睡已久的跳箱。若菜将最上层拿掉后,朝着我招招手。
  「圭君,进到这个跳箱里吧!」

           果然还是只能抱着觉悟吗──

  跳箱的最上层拿掉后上方便形成的一个空洞,她要我从那个洞进到跳向内。接下来呢,她便打算从那个洞口将肚中的气体注入………

  虽然是自愿性的说要闻,但是那股恐惧感仍是无法改变的。

  随着若菜肚子中的状态不同,当日的戏谑也会有程度上的差异。当然的情绪上也是。

  所以我现在很恐惧。今天到底会是怎么的程度,我不晓得。只能向神祈祷着,但愿情况不会太糟。

  我就这样不发一语的,进入到跳箱之中。里面的空间比想像中的还要拘束。缩着身子,抱膝而曲的坐入。如果不呈现这样的姿势就没办法晚整进到跳箱中。
  「ㄟ咻~ 」

  听见了若菜的声音后,箱子中变得黑暗。……若菜现在正在我的上方。
  「圭君,往上看」

  我提心吊胆的抬起头来望向上方………,咚!

  若菜的屁股扑通地坐了下来。

  她随着跳箱的边缘,张开双腿跨坐着,不过臀部是埋入箱子的状态。以我在箱中的视角来看,她的屁股简直像是随时要掉下来。若是仰望,若菜那被布鲁玛包覆住的臀便浮现在眼前。

  这么一看便可明白,她的屁股很显然地比起同期生发育来得优良。

  如此硕大的臀部,使得布鲁玛的布料看起来相对的少。布鲁玛的布料趴沙趴沙的撑开着,努力包覆住彷彿快要绷开的巨大水蜜桃。同时也因为若菜现在呈现的姿势,使得屁股间的裂缝也清晰可见。………不久之后,那极为浓郁的气体,就要从眼前的裂缝之间喷泄出来了。

  「若、若菜,那个阿,这里是学校,太剧烈的就……」

  「ㄟ嘿嘿,正是为了那个才用跳箱的哟~ 」

  听见他得意洋洋的说着这番话,我连她现在的表情大概都能想像出来。
  「这么做的话,声音就不太会外漏了吧?而且就连臭味都能顺便关在里面,简直是一石二鸟阿!所以与其你所说的,倒不如讲;你要做好猛烈的噗~ 噗~ 随时会大爆发的觉悟喔~ !」

  「…………」

  摇摆不定的我,无言以对。

  そしてついに、今日の地狱が始まる。→接着终於要开始了、今天的地狱。→

  そしてついに、今日の地狱が始まる。→没问题的。没问题的。

  对自己这么说道。

  这是很平常的事。每天都在做的事。而今天只是在学校,在这比较不一样的地方进行而已。用不着这么担心。只要能稍微承受一段时就会结束了。我和若菜两人还是可以当作甚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地一起回家。我这样相信着,不,是试图相信着。

  抬头仰望着若菜的屁股。好大。好巨大。

  但是,好甜蜜。

  那天,我品尝到了至今为止最恶的地狱滋味。

  我想起了若菜的脸。那张稚气、可爱的脸庞。然而那张稚气过剩的笑颜相差甚远的,是那还在成长期间就已经如此丰满的桃尻。那样的反差反而让我感到意外的折磨。现在的她,臀部的尺寸早已和标准的成人并驾齐驱,不,可能更大也说不定。这样的屁股正端坐在我的头上,不是幻觉。竟然只有臀部发育得快速。我脑中浮现的尽是这些想法。……却浑然不知她仅不过还在成长的过渡期,今后臀围还会随着年龄渐渐变得更加丰满,成为令人瞠目结舌的大小。

  「圭君,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拜託、拜託了。别太糟糕阿。若菜现在腹中的状态、她昨天吃的食物、还有她现在的心情。就算只有稍微好一点点都行。我不断祈祷着。──但是这样的祈祷,却被若菜天使般却又过於残虐的话语彻底的击碎。

  「来学校的时候我也说过了,今天早上起床时放过了一个超臭的屁~。大概是昨晚晚餐的韭菜炒猪肝不小心吃了太多的缘故吧?然后接着今天的中餐吃了食堂的猪骨拉麵,臭屁在肚子里很顺利的被囤积了呢。啊、还有啊……、恩、有点难说出口啊,最近肚子稍微有点胀胀胀的感觉……、今天好像是便祕的第9天了哟~、抱歉呐。我老是只喜欢吃肉而蔬菜甚么的几乎都没吃~。所以说呢、待会也许会有彷彿世界末日到来般的浓郁臭屁被我放出来呢,ㄟ嘿,原谅我吧?」
  残存的希望,被击碎了。

  「虽然想知道你突然这么沉默的理由,不过,事前预告的话对圭君的冲击应该会少很多才对吧?」

  若菜自问自答地说着貌似关心我的话。但是,事实上预告的有无和受到的冲击力根本一点关系都没有。若菜的预告只是会跟着我的恐惧上限而受到膨胀,而实际闻到味道的时候,自身所感受的臭味冲击反而比那几句话所形容的还要增幅数倍。不过若菜其实也知道我的这些想法。她只不过是想让我感到痛苦罢了,所以笑笑地叙述着的自己的屁现在是多么的凶恶。

  「好的。那差不多该开始搂~ ,可以吗?」

  「……快点开始,然后进快把它结束掉吧」

  我回应着,最低限度的反抗话语。

  「嗯~ 、那就赶快开始吧。不过能不能快点结束这我就不清楚了?」
  啵布呜呜呜呜餔呜呜呜!!!!!

  若菜话才刚说完,跳箱中就发出了沉甸甸的重低音。

  同时,狭小跳箱中温度瞬间上升了少许。一股噁心潮湿的空气,伴随着臭味而来。那真的是一转眼间发生的转变。

  「呜、咕呜、呜咯诶!!!!!」

  那股臭味对当时的我是完全未知的水平。气体从头顶喷发,在箱中累积了起来。只不过一发而已,就将跳箱中的气息完全地改变了。虽然不是直接对着脸喷放的,但是浓浓的腐蛋味却盘旋在鼻子四周,丝毫不散。不论是摇着脸,还是煽动着双手,任何的举动都丝毫不起作用。

  就在那一发之间我领悟到了,若菜所说的「彷彿世界末日到来般的浓郁臭屁」这句话真正的意思。就连她自己也明白今天的气体是多么的危险。仅一发,就超越了所有我曾经闻过各种臭味。

  「四周都没有人在,所以你就大声的叫出来吧。说不定可以被外面的人发现嚘?」

  若菜嗤嗤的边笑边讲。

  不能忘了。这里可是学校啊。如果不能忍受而叫了出来的话,搞不好会被认识的老师发现啊。要是变成那样就不好了。现在的情况来说,对若菜可能也很不妙。但是相对的站在较为不妙立场的人肯定会是我。和女生独自在夜晚的体育仓库做着可疑的事。不论怎么想,会被怀疑的肯定会是男方啊。

  「呜、咕………」

  我仍紧紧将口封住。

  「ㄟ嘿,已经明白现在的状况了吗?那么就静静的继续吧。不论我放了多大发的屁,圭君都不能大声叫出来喔?」

  布餔、哺呜呜呜呜ーーー呜呜呜呜呜!!!!!

  「嗯、嗯咕――――!!!!」

  我用双手拼命的摀住嘴和鼻子。

  这样声音就不会漏出来了。但是这个方法对鼻子却不是那么有用。只要有稍微的缝隙,那股恶臭就会豪不留情的窜入掌心内侧。

  眼泪从眼眶中飙了出来,是下意识的所作所为。我分不清是气体中的大蒜与辣椒成分刺激了眼睛、还是因为危机感使得大脑短了路。

  「嗯……,畅快畅快?」

  若菜很优闲地说着。

  身体中充满了像腐烂臭味一样屁的这样的事哪里会感到畅快?持续了九天的便祕到底哪里来的畅快?

  ……错了。若菜所言的「畅快」,是任由她自在地放着超激臭臭屁的生理状态。在这方面,她的感受和正常人可是天差地远的。

  我开始难以忍受了,从跳箱的内侧咚咚的敲着木板。今天的味道很糟糕啊。太臭了。从内侧发出这样的SOS讯号。

  不过这样的行为反而只会刺激若菜的加虐精神,促使她做出更加刺激的事。而过於恐慌的我却忘了这样的禁忌。要是我越是抵抗,若菜就会让我更加感受到痛苦的。

  「唉~ ,真是的圭君,别乱敲啊。要是再吵吵闹闹的话,我就用屁让你闭嘴哦?」

  「嘎、咕呜……!!」

  那句话促使我停下手。「让你闭嘴」这样的话,我本能地有股不祥预感。
  「ㄟ嘿嘿,安静了呢。了不起了不起!那么我要给乖乖听话的圭君好好奖赏才行呢?」

  布敷苏呜呜呜呜呜呜ーーーー苏呜呜呜呜!!!!

  「哈、嘎阿阿阿阿阿阿!!!!号臭……!!!!」

  但是若菜已经停不下来了。

  即使顺从若菜的话,最后也只有「闻着屁味」这一选项,毫无多余的选择。就从我自愿进到这个跳箱的那时开始。

  是我的天真使得自己踏进了主咒之中。抱持着「因为这里是学校,若菜应该会稍微手下留情吧」这样的想法。但事实却完全与其相反。在学校这样特殊的环境下对着我实行屁责甚么的,反倒让她更加异常的兴奋,放出了比以往都还更加浓烈的恶臭屁味。

  「嗯……」

  若菜发出了呻吟。

  抬头往上看,她似乎稍微弯了身体。

  「臭味稍微从缝隙间漏出来了吗……,阿、诶诶!?这什么阿!好臭阿!! 」
  显然跳箱内囤积的臭气从跳箱的接缝间稍微外泄了些,那股气味也确实的传到了若菜的鼻中。若菜闻到自己的臭屁味后惊讶的大喊着,接着开始大笑了起来。
  「ㄟ嘿嘿嘿嘿,非常臭阿~.都已经做的相当放水了,但这、还是相当的臭嘛!!」

  「咕啊,所、所以我刚不是已经说了很臭了嘛――」

  「明明只是一点点而已就已经这么臭了,接下来你大概会很辛苦呢圭君」
  只是一点点而已?

  我已经说不出话了。

  若菜是已经失去自觉了吗?

  「若、菜,拜託了,快停下来吧――」

  「呐,圭君,稍微站起来一点,试着把脸埋进屁股看看吧」

            不仅无视了我的恳求──

  若菜反而对我下达了更残酷的命令。

  「咿、咿――」

  「从你那里只要抬个头就能看见我的屁股了吧?就这样用像是跪姿的动作,试着把脸慕啾~ 地埋进屁股里吧!我想就这样尽情的噗噗噗噗放出来!」
  快想想办法。

  再这个无处可逃的跳箱忍受痛苦的蹲着,想避开屁的直接喷射都已经是十分困难。

  结果接下来却要我把脸埋入屁股间?

  残酷。若菜的命令是多么的残酷。

  不论是说出多么恶毒悽惨的事,她仍旧挂着童颜般的可爱脸庞呢。也因此反而更加凸显了她的残酷。

  「唔、办不到、绝对办不到……」

  尽可能的不抵抗,服从命令。这是对应若菜时候的铁则。

  就算知道如此,总会有不可能服从的时候。如此的臭屁是前所未有过的浓度。把脸埋入屁股甚么的,简直就是飞蛾扑火。

  「诶……?把脸贴在屁股上之类的,不是一直以来都在做的嘛!」

  「今、今天的味道太不妙了拉,比、比起以往的臭味糟太多了……」

  「恩~ ,我承认今天的屁味的确很浓烈,不过没问题的~.来吧,把脸埋进来!
快~ 点~ 啦!」

  「唔、不可能…就说不可能了……、今天就饶过我吧……」

  对若菜如此低声下气我想那还是第一次。但面对如此放低姿态的我,若菜还是毫不犹豫地说了No。

  「呼~ 恩,看来你打算坚持拒绝啊……」

  摇了摇头后立刻转变了语调继续说着。

  明明刚才还一副尽兴的调子。瞬间却成了冰冷,轻蔑的口气。

  危险了。据我的经验,那是若菜的虐待本能开关开启的徵兆。──再这样拒绝下去会更糟的。

  「恩……?如果你认为只要不把脸贴着屁股就没事的话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哟?我可是会因此而准备放出最浓而且超……大发的无声屁哟」

  无声屁,单单这一词,就让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惧。

  若菜的那个──特别是虐待倾向开启时的若菜,她「无声」的气息是拥有足以让一个男人歇斯底里的猛烈威力。

  要是再度拒绝──肯定会非常糟糕。

  我的心中再次嘀咕起来。

  「给你选择吧!老老实实的把脸埋进来让我手下留情对你。要不然,就用无声的臭蛋地狱好好招待你了!」

  「………我、我知道了」

  「嗯~ ?」

  「我、我懂了拉………把脸、埋入就是了………」

  承诺。

  服从命令。

  剩下唯一的选择只有这条了。

  这仅仅是个屁而已。不过只是个,屁………

  「ㄟ嘿?一开始就这么说不就好了?」

  一下子若菜的语气又回复原状了。不过她肯定还没原谅我。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了她的命令。平时关系对等的青梅竹马。也只有在进行屁责时,若菜的立场才会成为绝对的。那是我和若菜之间从以前就一直存在的共通默契。

  「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就快点吧!ㄟ嘿嘿,把脸紧紧贴在我穿着布鲁玛的屁股上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

  「呜咕……」

  待在跳箱中的我慢慢地开始调整姿势,把脸朝向上方。若菜的桃尻彷彿准备好接住我的脸庞似的在那等待着。Muni~ 我的脸被布鲁玛包覆的肉块给埋没。正在啪沙啪沙伸展的布鲁玛布料也比想像中的轻易接受了我的脸。ブルマが包んでいるのは、もりっとした若菜の柔尻なのだから当然かもしれないが。(没读懂)即便刻意不去呼吸,残留在屁股之间的屁味仍然刺激着鼻腔。一想到待会就要从那之前展开更进一步的追击,就不禁毛骨悚然。身体喀拉喀拉的打颤着。
  「准备ok了吧。ㄟ嘿,一定要一直这样紧紧的贴着喔~ !中途要是稍微把脸松开的话,那就准备好接受无声无息之臭蛋地狱的觉悟吧?」

  「唔啊、唔!?」

  刚刚说的不一样啊。

  我试着发出声音表达,但若菜的臀肉像是嘲笑般的把我的声音吸收了。
  「没事的没事的!只要你的脸一直贴着就行了!那么,要放啦~ ?」
  啵布敷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犹如甚么东西爆炸了般的轰隆巨响。

  那是来自眼睛与鼻子最先开始感受到的讯息。* 同时,也明显的感受到一股难以置信的大量温暖气体从脸中央蔓延开来。* 「む、むぐぐうぅうぉぉおっぉぉおッ!!!!!」

  以往从未经历过的巨量的屁。

  巨大的屁股将布鲁玛啪滋啪兹地紧紧撑开着。放屁的瞬间,噗噜噗噜的声响与强劲的震动触感,扎实的传递到我的脸上。

  由於紧紧贴住的缘故,大量的气体冲进了我的鼻腔。这与刚才的那些完全不同。这次是屁股与鼻子亲密的接触着,直接在鼻尖上大爆发。

  「放了好大一发啊~ !爽快!」

  另一方的若菜反倒畅快的提高声音喊着。

  「果然放屁还是要一鼓作气的放才爽啊~.这才是棒的舒压方法!」

  「むぐううぅうッ!!!むがッむがッ!!!!」

  「阿,似乎不只是很大,貌似还很臭呢?ㄟ嘿嘿,抱歉抱歉~ 」

  「很大」在那当下的若菜口中是与平时完全不同级别的。虽然是一脸若无其事地放着屁,但那是个比她平时所言「很大的屁」还要多3~ 4倍份量的屁。不过一次放出了这么大量的屁,但就若菜看来,那发屁感觉就连她腹中一成的量都还没放掉。* 她体内到底存放了多少屁,我无从得知。就连平时轻微放的都不知道是怎样的水平了,要是她真的卯全力地放,那到底会是怎样的味道啊。光是想像就觉得可怕。

  若菜刚才喊了「爽快」,那的确是在累积了一定量后再一口气放出来时,才有的痛快感受。但是已她的快乐作为交换的,是我所正忍受着的犹如拷问般的痛苦。而且现在我一旦把脸松开,等着我的将会是「无声的浓烈臭蛋地狱」。
  把脸紧紧贴住屁股的话就会手下留情。……手下留情?像现在这样?若真是如此,那要是放了毫不留情的「无声臭蛋地狱」,这里到底会变成什么样的可怕情况………?

  「阿,又来一发了」

  布布敷呜呜呜呜呜呜呜ーーー咻呜呜呜呜!!!!!

  「啊、齁咕呜呜呜呜呜呜呜!!!?」

  在若菜轻微的说着之后又放出一发。

  突如其来的巨响吓了我一大跳。

  凌驾於前一发的巨大爆发之上,像是炸弹爆裂般的巨大屁响。

  如此的巨响,释放出的屁量自然也十分的多。并且虽之而来的臭味也更加猛烈。在若菜的场合下,量多导致气味浓度较为淡薄的情形是不会有的。倒不如说,在大量的屁解放之后,屁味的浓度才变得更加的浓纯才对。

  「ㄟ嘿,放出了更大发的了!超爽~?」

  对现在的若菜而言的确是超爽的心情。这么大的屁完全不需要任何的担心与忍耐,可以毫无顾忌地想放出来就放出来。而且还是直接放在我的脸上。

  但是我快无法忍受了。

  这是,放水的程度?难道不是若菜太过得意忘形所以忘了说要手下留情的吗?
  若是这样,那我拚了命的不让脸离开屁股到底是为了甚么?

  难道这些都只是白费苦工?

  这是,放水的程度?难道不是若菜太过得意忘形所以忘了说要手下留情的吗?
  若是这样,那我拚了命的不让脸离开屁股到底是为了甚么?

  难道这些都只是白费苦工?

  这样的想法开始仔我脑中浮现。我的耐力也明显的在消耗着。然而若菜进一步的追击,即将把我「忍耐」的毅力彻体的瓦解。

  「你一定在想着」在放了这~ 么大发的连环屁后差不多要没了吧「对吧?ㄟ嘿嘿,放心吧!我还可以再继续放喔?」

  怎么可能有这种事……,若菜的肚子,到底是怎样的构造阿。

  「嗯~ ,说着说着又要放出来了哟~ 」

  别再来了。快住手阿。

  心里呼喊着。这样的声音,一瞬间就被臀肉给吸收、消逝。

  必须把脸埋进屁股之间不可。我必须忍耐这个姿势才行。

  我忍耐的毅力已经像一根将断未断的细丝般了,但是若菜仍毫不留情的将它千刀万剐。就像头狮子用尽全力弄死一只蚂蚁一样。

  布姆敷呜呜呜呜呜呜呜ーーー噗敷呜呜!!!!!

  「へぎいいいいぃいいぃいいいいぃッッ!!!!!」

  已经到达极限了。

  已经、再也无法、忍耐下去了。

  中学生的男生而言,那是人生中变得更佳好强、不愿服输的时期。即便是处在那时期的我,完全投降了。要继续逞强不对若菜服输是不可能的。

  在面对毫不留情地增加着浓度的爆音响屁时。对之前的我来说,我和毫无力量可言的微生物没什么差别。说到底,终究是无法忍受住那样的恶臭。更别说是将整张脸往那屁股缝间、那恶臭的发射口埋进去忍耐的状况。

  但是若菜是不会允许的。

  沉浸於喷放着前所未有过爆炸般轰隆声响的爽快感的她,突然间发现我的脸从她的屁股上离去并解我开始在跳箱中打滚。她有点惊讶,同时也带了点愤怒的语调说着。

  「啊~ !你的脸离开了!」

  「对、对不起、但、但是、这、啊、啊啊啊、这太强人所难了………」
  「有那么难受吗?」

  「难、难受…咳齁咳齁咳齁!!……快、快要……臭死了………」

  「唉呦~ ,不过就是放屁而已怎么可能会死嘛,你太夸张了拉圭君」
  这么说绝不跨张。

  这么狭小的空间中。腐烂的鸡蛋味瀰漫着。直接被颜面喷发着大量的沼气。
  不论是那一点,都让我感受到了死亡随时会来袭。

  我已经不行了。到达极限了。

  我脑中只剩那几行文字像是跑马灯般的来回着。

  但是,若菜接下来的话,却狠狠地扎向了当时的我。→だが、そんな俺を突き刺す一言を、若菜は放つ。→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