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妓女虐踩流浪汉】【作者:fcx】
【妓女虐踩流浪汉】【作者:fcx】
字数:475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我叫陈天,不知道父母是谁。在孤儿院长大,在我十五岁那一年,孤儿院被突然来的大火给毁了,院长也在这场大火中死了。所以从那时开始我就失去唯一有关心我的人的地方。其孩子怎样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在那过后,就成为了丐帮中的一员。

  每天在街上要饭,不过一天要来的钱还不够我吃一餐,所以我只能在街上到处偷找别人扔掉的东西,象狗一般得四处览食。而我也在这样持续了整整一年的曰子,变得完全没有了自尊——只要能让我吃饱,我什么都能做。直到这一天……

  这天晚上,一整天没找到东西吃的我习惯的来到一个小巷里寻找我的晚餐,因为这小巷的一边是妓院,里面的妓女在我看来长得十分的漂亮(事实上虽不是那种极品,但也比一般女的长的得好多了),她们平常就在门外吃着各种各样的东西,不时把骨头或别的什么东西吐在地上,而我就在阴暗的小巷里等着她们吃完回屋了,再上去捡她们留下的「垃圾」。我捡起我的晚餐后,就坐在地上背靠着墙,细细的品尝我的「食物」。

  在我拿着一根鸡腿骨头不停吸吮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说了一句:「滚开点 ,不要在这妨碍姑奶奶做生意。」听到声音的我转头抬头一看,一个穿着白色及膝的高跟皮鞋、肉色丝袜、白色超短裙、白色短袖上衣的女人在背后红色灯光照射下,一脸厌恶的看着我。看着她,嘴里还含着不知道是不是她丢掉的骨头,我呆了。

  看着我嘴露出来的一节骨头,她皱着眉头,脸上厌恶的表情显得更重了。忽然她好象发现了什么,向刚才她们扔掉地方看了一下。猛的转过头来用那白色高根鞋尖尖的鞋尖朝我身上用力一踢,说到:「你他妈的好恶心!」

  身体单薄的我被她一踢就到,嘴里的骨头也掉了出来。我一看骨头掉了连忙就想去捡。看到我这样,她向前一踏,把那块已经没有味道的骨头踏在了脚下,口里说着:「看你这恶心的乞丐怎么吃!」说完脚下不停的用力捻着。

  等到她把脚移开的时候,那根骨头已变得粉碎了。我一看她把脚移开,连忙伸手把已粉碎了的骨头用手指捡起来放进我的嘴里咽了下去,看着地上留着的残渣,我意由未绝的低下我的头,用舌头舔着。看着像狗一样的我,她冷冷的对我说:「你很想吃东西?」我看着她,不听的点着我的头。「那好。我的鞋底还有 ,你要不要?」说完她抬起了她的脚。我看着粘在她黑色鞋底显得额外突出的白色骨头,我毫不忧郁的向它伸出了我的舌头。

  不一会儿,她的整个鞋底被我舔得干干净净。她看我舔完后,缩回了她的脚 ,冷冷的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在我要起身走的时候 .她忽然对我说:「你想不想以后不用整天找都有东西吃?」听完她说话我用力的点着我的头。「恩。那好,我要你以后做我的狗,做我的奴隶。我要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如果你答应的话。我……每天都给你吃的。」我看着她,想了一下这一年随时被饿死的生活,我坚决的向她说出了第一个字:「好!」

  「那你跟我进来吧。」我随着她进那间妓院,房里的红木长椅上坐着四个女的,都是我平常见的那几个,脚随意的架在她们面前的茶几或椅子上,在那聊着天。

  看到进来,不约而同的皱着眉头对我喝到:「臭要饭的!你进来干吗?这种地方你也有钱来吗?」

  我畏猥缩缩的不敢开口。这时带我进来的白衣女郎跟她们说:「等一下你就知道了。」说完有转过头来捂住鼻子对我说:「你跟我来。」她带着我到了厕所叫我把身子洗干净,又找了个皮的女式四角裤给我当内裤,叫我洗完穿上出去。看到我进来都用着一种我不能理解的兴奋眼神看着我。白衣女郎看着她面前的我 ,说:「跪下!你以后在我们面前就只能跪着,不管是干什么都得像狗一样,知道吗?」为了不再过那种痛苦的生活,我点着头跪了下来。

  「恩。就是这样。以后你就叫我红姐,她们几个分别是月姐,惠姐,容姐,敏姐。」红姐指着在她旁边坐着的妓女一个一个的对我说:「现在你先帮她们把鞋子舔干净。」我爬到坐在红姐隔壁的月姐,用手捧起了她的脚,在她被灰尘弄得变色的白色运动鞋面上仔细的舔着,鼻子可以清楚的闻到月姐鞋子发出的浓烈臭味,不过比起我在垃圾堆闻的气味可好多了,而此时我居然心里觉得很兴奋,下身一下子就硬了。

  看着我舔着月姐的运动鞋,她们几个都坐在那里放肆的笑着,都在对红姐说 :「红姐,你看这男孩好贱啊!果真和你说的一样,就和狗一样。」

  「不对,不对!他本来就是一条狗!」年纪最小的敏姐说。「对,对,对。他本来就是一条狗!」大家都在附和着。

  在我帮月姐舔完鞋子后,月姐看着她那好象新的一样的运动鞋,满意的把我的头踹向坐她隔壁的惠姐,示意我帮她舔鞋子。就这样轮流着,我带着发麻的舌头爬到了坐在最后的敏姐面前,准备帮她舔鞋子。但敏姐对我说:「不用了。我的鞋子不脏。」说完又向我调皮的一笑,说:「我要你闻我的脚。你先用嘴帮我脱鞋。」接着就把她那双看起来很久的运动鞋凑到了我的嘴边。

  在我咬开鞋带的时候,可以清楚的看到鞋带上面逸出的灰尘,敏姐这双鞋也不知道都久没洗了。因为鞋带绑得有点紧,所以我的动作不是很利索。看到我这样,敏姐狠狠的给我一个响亮的耳光,说:「你动作不会快点啊?恩!」

  我不敢伸手去捂被她扇的脸,只能加快我的动作。今天的天气很热,现在晚上好一点,不过也有三十一二度,我把敏姐闷了一天的运动鞋脱了下来,立时一股脚臭迎面扑了过来,敏姐穿了两双袜子,肉色的丝袜外面套了一双纯白色的短袜。

  我闻着敏姐的脚臭味,眉头习惯一皱,敏姐看到我的样子冷笑道:「怎摸?嫌味儿臭了?这只是刚刚开始呢!快点!把鼻子伸过来替老娘闻脚!」

  我稍微抬了一下头,敏姐冷笑着将闷了一天的脚狠狠的堵住了我的鼻子。哦 !好臭!一汩汩的臭袜子的味道传来,我都快晕过去了!敏姐还用脚在我的脸上又扭又蹭,我感觉闷湿的袜脚蹭着我的脸……顿时有一种想吐的感觉,但心里又很兴奋,感觉下体都快把紧贴着我身的四角裤给绷裂了。

  这时月姐指着我大声说:「大家快看啊!他翘起来了。」初次被人这样说,我的脸红了。听到月姐这样说,敏姐用她的另一只脚的脚尖在我的下体划着。在我满肺臭袜子的味儿和敏姐用她的脚尖在我下体上划的时候,我射了。鼻子轻贴在敏姐的前脚脚掌上的我舒服的发出「恩」的一阵轻吟。

  看到我这样,敏姐用在她的脚在我脸上用力一踹,我摊在了地上,敏姐更是放浪起来了,用脚把我弄了个面朝天,接着竟然把两只脚都踩到我的脸上,一只堵着我的鼻子,一只堵着我的嘴,也不管我的头是不是会被她踩爆。另外的几个人看到敏姐这样,鞋也不脱直接就跳到我的身上,在我身上一阵乱踩。听着我偶尔嘴巴没被踩住所发出的「啊啊!」声,她们几个在我身上更是开心的笑着。
  惠姐用脚踩住了我的一只胳膊,容姐也踩住了我的另外一只。她们站在那里 ,看着我痛苦地呻吟着。红姐一脚踩在我的胃部,另一脚则踩在我的下体上,慢慢地移动脚步,把两脚踏在了我的胸口上。敏姐移开踩在我脸上的脚,只把一只脚踩在了我的脸上,用力的捻着。这时,月姐也站到了我的身上,踩在我的裆部 .我痛苦的想挣扎,但被她们踩住的身体无法表示,只能在那里不断的发出「啊,啊!」声。

  好不容易等她们几个都累了,离开了我的身上。我的身上已到处是她们鞋子的印痕。「小子,过来。」坐在沙发上的红姐示意我爬到她的面前,接着把两只脚架在我的肩膀上,说:「看你的样子还是处男吧?今晚就陪我我睡。」

  看着前面红姐露出来的蓝色内裤,我低下头脸红红的应了声:「恩。」
  过了一会儿,休息完的红姐把脚放了下来,对她几个姐妹说:「姐妹们,我先去爽了,等明晚再把他给你们玩,想不到现在轮到我们玩男人了,哈哈。」惠姐看看墙上的表说:「大姐啊!现在才八点多,你可不要玩死他哦。我们可还没过瘾呢?」

  休息了一会儿,红姐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我,随后用穿着高跟鞋的脚狠狠的踢在了我的裆部。她一边用恶狠狠的咒骂着:「叫你们男人看不起我……」我想抵抗,可是又害怕她赶我走,所以我只能在那里不听的哀叫。不知道怎么的,我的下身多次遭到红姐集中的踢踏。我觉得自己的睪丸都要被踢碎了,浑身上下火烧一样的疼。我想可能自己的身体已经多处受伤了,一只白色的及膝高根皮靴的踩在了我的头上,尖硬的鞋跟顶住我的头。

  红姐手里拿一条皮带,踩在我头上的脚轻轻的碾动。忽然红姐刷的一鞭子打在我的身上,象是在鞭打一个无生命的物体。我疼得缩起了身子,红姐的手劲很大,真让我吃不消。接着鞭子雨点一样的打了下来,在我的皮肤上划出一道道的血痕。

  我想站起来,不断打下来的皮鞭让我无处可逃。她的尖尖的高跟皮靴也不停的在我的身上乱踢。狠狠的用鞋跟踩我的身体。我终于挨不住了想求这个肯定有虐待狂的红姐住手。「叫我主人!」红姐兴奋的说着。「是的,主人。」我呻吟着说。她的鞭子稍稍的轻了一点。我不停的向上帝祈求希望这是她听了我的恳求后放松了手劲而不是因为打累了。

  「你这个小家伙从今天起就是我的奴隶了。永远是。」红姐狠狠的说:「明白吗?要服从我的所有命令。不然……」她把靴尖踩在了我的的阴茎上。「我就用力的踩下去……」高高的鞋跟轻压在我的龟头上。

  不知为什么,一种渴望受到虐待的欲望在我的心里升腾了起来。可能是红姐疯狂的虐待引起了我心中潜在的原始的受虐欲望。我忽然渴望她能狠狠的踢自己的下身。继续鞭打自己。然后让自己跪在她的面前喊她主人成为她的性奴隶。
  红姐放开了她的脚,让我站了起来,说:「跪下,向我宣誓效忠。」玛丽亚老师开心的望着我轻轻的卷弄着手里的鞭子。在这一瞬间我的神志一下子清醒了 ,我想反抗。于是我向红姐扑了过去想打昏她然后逃走,可是转眼之间我又被踢倒在地。

  红姐显然没有想到我的这一手,她被激怒了,拼命的踢打我。她扔掉了鞭子 ,用鞋跟狠狠的踩我的手。「啊!饶了我,主人。」我含混不清的求饶。红姐把脚伸进我的两腿之间用力的一勾。我次昏了过去……一阵阵的疼痛使我再次的醒了过来。原来红姐在用鞋尖拔弄着我的阴茎。这种感觉对我来说是快感中夹杂着巨疼。「饶了我吧!」我苦苦的衰求。我知道自己可能真的要成为她的性奴隶了 .我很后悔自己刚才她答应她,还以为她是说笑的。弄得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又从内心里渴望她来虐待自己……

  「现在明白了吗?」红姐冷冰说着。一边继续用鞋尖挑拔着我的阴茎,那样子就象在用脚尖逗弄自己的狗一样。看着我无数的发誓成为她的奴隶,显然吸引了红姐的目光,她踩在我已经勃起的阴茎上,硬物对龟头的挤压,疼痛伴着极度兴奋,我几乎要又要射了。

  红姐看出我的表情,脚下加劲,疼痛猛然加剧,快感在我疼得差点昏过去时候来临了。看着我又软下去的阴茎,红姐她停止践踏。红姐把她的鞋脱了,看着臣服的我很开心的笑着说:「好吧,我看该给你点奖励,那你就舔舔我的脚吧。 」听到这话我非常激动,迫不及待的把嘴贴在了她的脚上,仔细的舔了起来。「看看你这只贱狗,嘴有多馋。」红姐看着我,轻蔑的说:「你可要仔细舔呀,我可不想再洗脚了,你一定要给我舔干净。」

  「请放心吧,主人。」我因为嘴里含着她的脚趾,所以含糊的回答着。红姐的脚上全是污垢,皮革和汗水混合的酸臭气味非常浓烈。我就这样趴在她的脚下大口大口的吞咽着这咸涩的屈辱。可是这一切居然使我的身体有了明显的反映,我的下体很不老实的又硬了起来。

  红姐注意到了这一切。「怎么,舔我的臭脚也能刺激的性欲吗?」她低下头 ,注视着我:「那好吧,我看你就当着我的面自行解决吧。我这也是为你好啊。免得你在憋出点儿毛病来。呵呵。」

  「可我,我。」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你什么你?」红姐愤怒的一脚把我踢倒在地,说:「我叫你做你就做,你敢违抗我的命令吗?」

  「不,我不是,只是,只是……」我被眼前的一切吓坏了,我怎么能在女人面前手淫呢。

  「你真的不做吗?」红姐的声音变得更加严厉了:「你刚才不也射了。」我没有办法,只好顺从的照办了。看着我勃起的阴茎,红姐对我说:「用你的手握住它,做给我看!」

  「请主人放过我吧。我真的不能呀!」我几乎是在哀求。这时,红姐好象已经失去了耐心,她抬起脚,重重的踹在了我的脸上,我仰面朝上的躺在了地上,可她并没有就此放过我。接着用脚狠狠的踩在了我的生殖器上,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让我差点昏了过去,我低声呻吟着。

  这好象更加刺激了红姐虐待我的欲望,她又一次抬起了脚,在我致命的地方狠狠的踩了几下:「你真的不做吗?你以为我会轻易的放过你吗?哼哼,我会往死里踢你的。如果你的身体够结实,你就继续坚持吧。」红姐一边说着,一边不停的用穿着皮鞋的脚狠狠的踢踩我的睾丸,小腹,胸口和面部。「你以为你现在是什么?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讨价还价,象征你男人的东西已经被我踩在了脚下 ,我可以轻易的毁掉它。你以为有尊严吗?你在我的面前还是一只狗,离开了我你连狗也不是。」红姐继续近乎疯狂的践踏着我。

  「请你饶了我吧,我做,我做。」我别无选择了。我又重新在她面前跪好,用自己的手握住了已经肿胀渗出了血水的阴茎,忍着巨痛,不停的上下抽动着。「很好,你早就该这样了。」红姐得意的看着我,把另一只穿着丝袜的脚伸到了我的面前:「现在你可以一边手淫,一边再好好的闻闻我的袜子和脚了。哈哈,我很喜欢你闻我臭袜子的下贱样。」就这样我在小心散发着酸臭气味的脚下完成了成年以后的第一次手淫。

  在红姐玩累后,她终于想起我还没吃饭,走出去拿吃的扔给跪在地上的我,看着久违的食物我扑了上去……入夜,红姐拿走了我的处男身,而那时我还在想 :「红姐不是说奴隶是没有资格同女主人做爱的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